【连载小说】少年异闻录(第十离骚 挑衅)

篮球,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p>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护士,每到值夜班的时候自己就会深感忧愁。看看周围死气沉沉的房间,再看看手里的防狼小手术刀,我在心尖又两次为不可以开展的理想夜生活哀悼起来:再见了,巷子里的腹心少年;再见了,小花坛旁激烈的a片;再见了,我可爱的正太少年……</p><p>
 
 正在哀悼着,一阵朔风忽然卷过来。我禁不住的打了一个颤抖,心说又是什么人打开了楼梯间的门……真是……嗯?!</p><p>
       楼梯间? </p><p>    
他娘的,地下二楼的梯子间?!这地点不是吓死过人然后就被封住了吧?我欲哭无泪地转身往来时的电梯间走,准备明日傍晚,不,现在随即请假找人替班……</p><p>
   
一个人的足音孤孤单单回响在楼道里,阴冷的风一阵阵吹着被冷汗湿透的脊背。灯光仿佛变得越来越惨淡,每一个被阴影覆盖的犄角此刻都变得杀机暗藏,好像隐形了不少吃人的精灵。原本走着没有多少长度期的路,此刻变得非凡漫长。打开电梯后,里面空无一人。我一边走进来一边庆幸地想:还好没有突然冒出一个尸体什么的……否则确实会被吓死在这里,果然是我太敏感了。
       
 我拿动手机,却欲哭无泪地意识电梯间里从未信号。电梯缓缓升腾,心里更加着急不安,像揣了一只兔子,在四处乱撞。</p><p>
   
时间久远得近乎过了一整个世纪,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自己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冲出去。然则,在看到四周的条件之后,我禁不住双腿发软,差点被吓得无所用心。</p><p>
   
一个人影……卓殊恐怖的身影……不不不,这已经不得以被号称“人”,那多少个黑影没有人身,唯有一颗头颅悬浮在空中中,像波浪般卷曲的长发如同禁婆一样在空间胡乱飞舞。那多少个黑影足有篮球板那么大。我死死地住压抑喉间惊恐的尖叫,拿发轫机胡乱拨号。我当即在想:无论是何人,只要联网了就好,哪怕是平时里最讨厌的人,无论是什么人,接通就好……接通,接通就、就好……</p><p>
   
 那几个时候我恍然想到了上下一心一度亲自弄死的这条土狗,它死的时候和自身这儿映在屏幕上的眼神一模一样。这些时候自己初来乍到,觉得养狗可以护家防盗,不过后来又嫌弃它麻烦,于是就用绳子把它勒死了。其实它很懂事,还理解不随地大小便,还救过自家……我、我怎么就把它杀了?</p><p>
     这多少个黑影一动不动,好像是贴在灯上的皮影画。</p><p>    
 可是它又那么真实,像是活着墙壁里的妖魔,挥之不去……</p><p>  
 
 电话毕竟接通了,然而对面只有沙哑的狗叫声在不停地叫喊,好像冤魂索命一样。女孩子的脑袋转了一个面,墙上的黑影变成了妇女的侧影。我低下头,看向手机屏,暗淡的灯光下,它知道得像是一面镜子,清晰地倒映出一个才女的眉眼。</p><p>
     
 “啊——!”我失声尖叫,顾不得冰冷发麻的双腿使劲往外面跑,这个妇女在自身身后“咯咯”怪笑,仿佛在嗤笑我愚笨。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生理上的难过一阵阵鼓舞自我的神经,门外的楼道寂静无人,只有自身的步履和女生的怪笑。</p><p>
     
 没跑出几步,一股强劲的外力从背后袭来。我措不及防,被扑倒在地。手机摔成两半,从手机屏幕的反光上自己看见自己早已亲手勒死的狗拖着一条粗糙的尼龙绳踩在自家背上。它呢开嘴,似乎是在笑。</p><p>
       然后,它低下头,咬断我的喉咙。</p>

“你还没告知我你怎么会认识自我表弟的。”布凡紧咬不放。

“这么说你很厉害咯?”布凡竭力遏制着怒气。

立刻间就到了周一,哲泓如故没来高校,而彻轩也一直维系睡得天昏地暗的意况,布凡因而认为下一周过得特别世俗,唯一的有益就是温馨趁彻轩熟睡之际偷拍了个痛快,只是内心的千愁万绪仍然不得不去训练馆发泄。然则,为了满意自己与强手探究的愿望,布凡想了个主意,每日活动时间都协调占一个小全场,立一块写着“篮球1v1挑衅赛”的牌子和竞技规则,并将胜者的褒奖是可以任由命令败者做一件事特别标明,果然每一天都引发广大人回复参赛。由于布凡至今都没在挑衅赛中输过,才短短几天她就小有声望了。

“你小子终于舍得放任面包了?真稀奇啊!”

“如若您能坚贞不屈不懈到与我们交手的话!哈哈哈哈哈哈!”这黄毛又不失时机的补了一句,又有一部分人随着一块儿笑了,布凡再也情不自禁怒火,拿起篮球大力扔了过去,道:“单挑!”

定睛布凡拿到球便直接控球猛冲,一副要强行突破的规范,这女孩子却不上当,依然重心稳稳的在原位防守,布凡见状便偷偷调整了主心骨,待飞快控球到那女子跟前时竟突然收势,来了个后倾跳投,动作之熟稔与敏捷让这女士也稍微称赞了弹指间,不过那妇女也非等闲之辈,亦登时起跳,利用祥和的身高优势,后发而先制人,将布凡的球紧紧盖了火锅。如此一来,球权便再也落入这女士手中。

“……当中学生还真是辛勤啊!”风使说着,费劲的换上衣裳外出了。

“说得近乎你早已赢了一致。”布凡说着,就将篮球扔了过去,道:“让你先攻吧。1对1,规则你知道呢?”

按往常的事态,彻轩在就学路上是绝不会曰镪布凡的,然则出于明儿早上哲泓突然的启事,弄得她混乱,睡不落实,竟然出乎意料的早醒了。布凡没精打采的走在途中,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研讨着怎么着,忽见一个熟稔的身影在此之前线不远的有益店里闪了出来,正是彻轩!这可正是意想不到惊喜啊。布凡弹指间如打了鸡血一般活力全开,一边喊着彻轩的名字一边从背后追上去,见彻轩手中正提着多少个饭团,便重重拍了瞬间彻轩肩膀,道:

“真是个执着的少女。不用担心,大家急迅就有机遇分出真正的胜负的。”这妇女说完,便从身后一个飞机头手中拿过一张宣传海报,递给布凡,道:“到时候我会去出席这么些竞技。想知道你二哥的事,不,不对,想和我分高下的话就来这一个竞技吧。然则首先,你得结合一个两个人球队呢。”

“不赖嘛!布辰的妹子也有绝招嘛!”这妇女微笑着说,但布凡知道她其实并没有感到咋舌。

“哼,你以为你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啊?你大哥布辰还向自己请教过球技呢!”布凡还没来得及对她的话做出反应,这人就及时展开攻势。只见他首先多少个美好的交叉控球,便熟谙的带球向前突破,布凡自然不用示弱,立时上前防守,却见这人来了个急停转身,便要从侧面突破,速度之快让布凡也吃了一惊,眼看着对方再前半步就要穿越自己的防守,布凡竟并不转身,直接从斜刺里呼吁将球戳出界外。

“本少爷啊,一根手指就足以杀死你了!哈哈哈哈哈!”这黄毛鸡冠头愈发嚣张了。

这天,布凡破天荒的在讲课铃响此前就进了教室,不过当他来看哲泓的职务空荡荡时,心头依旧有点纠结,她回想起了下这多少个天暴发的事,总以为哲泓好像是意料之外之间就变奇怪了。是因为自己的案由吧?依旧只是因为办了分外协会?或者是自己难以置信了?布凡想着,很快又起来纠结一会儿哲泓来了相应要怎么面的题目,是像平时一样热络呢依旧保持点距离比较好?就这样纠结来纠结去,早自习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可是哲泓还尚无来,布凡扭头去叫彻轩,却发现彻轩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结果一切一天,哲泓都并将来学校,而彻轩则维持那多少个姿势睡到现在,叫也叫不醒,谁叫都无济于事。然则最神奇的是连老师都不曾计较叫醒他,不,应该是从未有过察觉他。要是哲泓在的话肯定又会吐槽她存在感弱了吧?布凡想到这里,竟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喂,大野!你也说得太过分了!”这女生避免道。

“不过她说的是实际啊!”那飞机头也发话了。

“嗯……差不多吧。”彻轩回答。多人即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但彻轩脑子里却睡意满满。看来就是老彻的玉红草粉末是对着炎魔的真身使用的,也会给自己和那些身体带来不小的熏陶。

“这可真是说来话长了。你倘使赢了自我,我就告诉你。该你了。”那女生依然微笑着把球扔给了布凡,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我看这规则挺有趣的,不如让自家来试一试?放心,我不会提什么无理要求的。”

“我说您水平根本都不够看啊二外孙女!”这鸡冠头一脸鄙视地看着布凡。

“只是碰巧饭团离自己相比较近而已。”彻轩佯装淡定的答疑,他原本就已满身酸痛,布凡又陡然来了这样一掌,他只觉全身的痛觉神经都被激活了,连带这些大大小小的口子也一并疼了起来,这味道也不是心情舒畅的。

“然则,以你的水平可能连队员都找不齐啊!”一个留着黄毛的鸡冠头突然说道,“即使找齐了,也必然会在碰到我们事先就被打得稀巴烂吧,哈哈哈哈!”他身边的一干人等也随之一起笑起来。

“你怎么会认得我表哥的?”布凡道。

先天,布凡的比赛场所来了一帮不速之客,这些男男女女自称是毕业将来回母校看看,碰巧看到有比赛,就来凑个热闹,但是多数人来看他俩怪异的美容和发型,都只会认为是地痞流氓和小混混一类的人员呢。见来者未必善,不少人匆匆离开,也有人劝布凡不要引起,无论输赢都糟糕应付,其实布凡心中也有一丝犹豫,但另一方面他制服自己的技术要输很难,另一方面也认为这是高校,相对安全,便没有表态。这时一个毛发染得五彩斑斓的长发女士走出去,道:

“我说你们呀……”这女子叹了口气,又转车布凡,一脸歉意地研究:“不言而喻,我们竞赛时再见吧。”

如此一来二去,互有攻防,各自都使尽了浑身解数,即使比分平素锁定在0比0,却是一场可以的搏杀,可谓是棋逢对手。

“真是累死人了。不如本次尽管平局怎样,三妹妹?”这妇女问道。

举手投足时间,布凡自然是不会错过的,这只是她的主场。似乎是为着将心头的不快乐一扫而空,这天布凡打得特别努力,用锐不可当形容都尤嫌不足,让一众男生集体傻眼,而布凡还觉得不舒适。自从布凡升上高中之后,她的体能与球技也共同上升了一个品位,加上平时里没事就和二哥过招、陪练,伯伯也会有意无意给她一些指引,特别是这段时日,堂哥正在准备拔取赛,由此磨练也愈来愈集中,就连布凡自己都强烈感觉到到自己球技的勇往直前,现在的他已起初期待能有更强的敌方出现了。

“看来偶尔早起也是有好处的哟,正好一起去高校吧。”固然风使心中早已说了相对句“饶了自我呢”,可是一定,没有章程,二人便齐声往学校走去。

“诶?我明明记得原来自己自己的肌体就从未这样脆弱啊。”风使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你每一天都是以此时间去高校吧?”布凡问道,此刻他忽然发现到跟彻轩一起念书是件很欣欣自得的事。

这人却轻巧的接住球,轻蔑的看了布凡一眼,道:“这就让本少爷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实力的差别啊。受死吧!”布凡顿时全身心投入,准备防守,只见这黄毛熟识的运着球逐步靠近,却在转手忽然加速,布凡只觉眼前人影一闪,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这人已经做到一个上佳的抛投,球正从篮框中落下。布凡惊呆了,愣在原地目送那一个人扬长而去。

“真是的!果然这副人体或者太经不起折腾了,才那种程度就这样了,将来真怕顶不住啊。”老彻闻声而出,接话道:“没办法啊,人类的躯干是很薄弱的,习惯一下呢。”

前几日,一如以往的经常。对于这城镇和城镇中的大多数人的话,昨夜都是不存在的。这下午还真是安逸啊,看来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吗,风使如是想着,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努力挪动了眨眼之间间伤痕累累的人身,去够茶几上这瓶水,却觉得一身无比酸痛,几乎连胳膊的都抬不起来,明明眼看着就要够到这水,却整整从沙发上摔了下去,只得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无奈地协议:

“非正常人类不包括在内。再说都过去几百年了,对身体的记念应该也有些清晰了呢。”老彻边说边将水递给风使,又提示道:“可是,前些天也要麻烦风使家长继续以彻轩的地位去学习。”

“你说哪些?!”布凡怒道。在篮球这地点,布凡的自尊心可是很高的。